1. <input id="jgymd"><em id="jgymd"></em></input>
      <ol id="jgymd"><blockquote id="jgymd"></blockquote></ol>
      <span id="jgymd"><video id="jgymd"></video></span>
    2. <ruby id="jgymd"><i id="jgymd"></i></ruby>

    3. 當前位置:主 頁 > 職場故事 >

      不是告狀,勝似告狀

      時間:2016-05-24 作者:蛋黃小姐 點擊:

        好歹鄂板板也是副經理,咱領導。對直接領導的操作有疑問,你得多去溝通溝通,說清楚啊!弄丟人家到嘴的肥肉事小,嘩啦就捅到領導的領導那里,那才事大!

        周一。裊裊我下了公交,腦子還是一團漿糊時,剛一進門,一個陌生面孔就從對面的空座位上噌的一聲站起來,底氣十足地介紹自己:“你好,我叫鄂德利!”

        一身板直板直的西裝,西褲線直得跟刀鋒一樣。襯衫領子一路扣上喉嚨,下面硬挺挺拴著個領帶,臉上掛著一個標準化的微笑,這人是賣保險的吧?

        我應酬式笑笑,哦了兩聲,開電腦一看,馬上就要開早會了,趕緊三口并作一口把早餐吃完。

        “這是我們部門的新同事,鄂德利副經理。以后他會負責各項目的具體統籌跟進,細節的問題都可以找他拍板啦。”趙老師正式介紹了這位西裝男。

        “大家好,我這人嘴比較笨,以后請各位同事多多包涵!”西裝男再次噌的一聲站起來,憨憨笑著對大家說。他頭轉到我這邊時還輕輕點了一下,似乎絲毫沒有在意我剛才的“不敬”。

        我和鄭悅對視了一眼,傳遞的摩斯密碼大意為——看上去挺厚道。

        過了兩天,鄂德利的“花名”已經同事中廣為流傳了:鄂板板。一來,那兩條直直的西褲線已成為他的獨有標志;二來,他對所有人的態度也一樣,保持千年不變的微笑,有點“僵硬”,反應慢半拍那種。

        不是告狀,勝似告狀有了這位據說經驗豐富的副經理,趙老師自然輕松不少,出差前把手頭的一個大項目交給他統籌。當然,趙老師臨走前也沒忘開會讓鄂板板熟悉一下眾人的工作布置,我自然還是照例負責對接媒體。

        “鄂經理,這是我做的初步宣傳方案,需要邀請的媒體都列出來了,你先看看有哪些需要調整的。”每次叫“鄂經理”這三個字時我總有點舌頭打結,老怕一緊張叫成鄂板板什么的。

        “嗯。”板板瞇著眼,使勁盯著電腦上的方案。本來我還挺有信心的,結果看他幾分鐘沒動,屏幕都快被他盯穿了,心里直犯嘀咕:不會出啥紕漏了吧?

        “沒問題。裊裊,你工作很細致嘛!”又是一臉板式微笑。

        “哦……沒問題的話,我準備明天開始聯絡這些媒體了哦。”

        “不用,方案給到我就行了。” 經過幾分鐘無信息交流,突然聽到這么一句,我腦子一下子處理不了……呃,看來新領導作風有些不同,那我回去等著領導答復吧。

        三天過去了,板板卻再沒找我。

        眼見時間越來越緊,我終于忍不住了,小心翼翼地問起他。

        “哦,你說媒體?沒事,不用你跟了。”板板從噼里啪啦的敲鍵盤聲中抬起頭,胸有成竹地循例微笑。我想繼續問清楚,但他不停地發郵件接電話,看起來實在很忙,也沒跟我解釋啥,隨便兩句就把我打發掉了。

        難道是我什么地方沒做好,為啥不讓我跟了呀?平時這塊工作都是由我負責的,公司也沒別人熟這塊,板板這么忙,萬一有什么疏漏咋辦?如果是整個宣傳計劃取消,那又何必讓我出方案呢?不知道趙老師了不了解情況呢,萬一回來怪我沒做好咋辦?

        我這腦子正快死機的時候,趙老師正好來電話了。讓我發個資料后,她循例隨口問起項目進展情況。

        “別的都很順利,就是宣傳這邊,我不太明白……”想不明白就是問題,出現問題就要請教領導的嘛,不恥下問是菜鳥提升的最佳途徑,裊裊我一向的做事風格都是如此。

        “哦?有這回事!”趙老師的口氣似乎有點生氣,“等我明天回來再說!”

        掛了電話,我的心就定了。趙老師說話從不繞圈,處理事情干凈利落,有啥問題都不怕。

        “鄂德利,你拿著裊裊這份宣傳計劃,讓另一家公司負責執行嗎?”一開會,趙老師非常氣憤地質問鄂板板,在場的人都傻眼了。

        “趙經理您先聽我解釋……”鄂板板好生慌張,腿在桌子下面直晃蕩,刀片一樣的西褲線被甩得特別凌亂。

        “不用說了!我在上次會議里說得非常清楚,宣傳由我們自己負責,費用也不會委托第三方公司支付,你讓裊裊出詳細宣傳方案,然后私自外包給其他公司做,這種行為是嚴重違規!馬上讓那家公司停止宣傳的所有事情,如果由此產生了費用的話,你自己負責!這一次口頭警告,我希望沒有下一次了!”

        我的天神啊……原來鄂板板不讓我跟宣傳是這個原因!我偷看了他一眼,滿頭的黑線,一根根比西褲線還直。

        散會出來,鄭悅拿筆記本戳我后脊背,一臉調戲的表情。

        “干嘛啊你!難受著呢!”一想著被鄂板板利用就心煩。

        “你也知道戳脊梁骨難受啊……”

        “啥意思?明說!”

        “好歹鄂板板也是副經理,咱領導。對直接領導的操作有疑問,你得多去溝通溝通,說清楚啊!弄丟人家到嘴的肥肉事小,嘩啦就捅到領導的領導那里,那才事大!”

        “冤死我了!剛好趙老師打電話來問項目情況,那我肯定得一五一十交待清楚,趙老師不是讓咱發現有啥問題就明說嗎?我說的都是實情,不添油沒加醋,更不可能是想告狀啊!天地良心啊!”一聽鄭悅這么說,裊裊的腦子又燒了。

        “沒辦法。反正你這禍是闖定了。別管什么良心不良心,板板一定認為你是故意打小報告的。你以后啊,想法子挽救挽救形象吧……”鄭悅一副醫生見著死人的表情,一路搖著頭走了。

        我這個笨鳥喲,怎么就這樣給自己埋了一顆不定時炸彈……




        本月熱點
        隨機推薦